岫上雪

我爱学习,学习爱我(应该?)
就想静静地做自己喜欢的事
☆我爱胜出,出右咔左固定
☆爱文野主太中
☆拒绝3P!
☆写文画画均沾,不喜勿喷谢谢

【胜出】距离恋爱还有五米(下)

*胜出only
*原著向人设,但是尚未涉及动画未播出剧情
*ooc注意
*主甜微虐(真的有虐吗??

*前文: 



第二天早上,两人仍然维持着冷战的状态,除了必要的话语之外,并无任何其他的交流。而昨晚刚刚明白自己心情的绿谷出久并没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反而觉得自己的心情更加沉重了,结果一个上午都处于一种压抑的状态;爆豪胜己更是,本身就是像他自己的个性一样一点就燃的性格,燃起的火气哪会那么快就消下去,结果两人就一直保持着五米的距离直到到了教室上课。


因为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的座位正好是前后排,爆豪胜己就算不想感受到绿谷出久的存在都不行,这一点实在是让他十分窝火。好不容易忍到了午休吃饭,爆豪胜己觉得终于可以清净了便想也不想地就迈着大步迅速离开了教室,却忘了这离绿谷出久的距离已经超过了五米。所幸爆豪胜己前脚刚踏出了教室门,后脚就想起了这茬,本觉得不妙,但转念一想,正好给废久一个教训,便不紧不慢地走回了教室。

爆豪胜己本以为自己会看到和那天一样难看地趴着用手捂住脖子艰难地呼吸着的绿谷出久,结果没想到绿谷出久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呆呆地站在座位旁,盯着手腕上的手环。

绿谷出久傻了,爆豪胜己也愣了。只有绿谷出久手上的手环还在不断闪烁着红光,像是某人猩红色的眼,浮动着危险的色彩。





“砰——!”

雄英教职员室的大门居然会几乎被踹开简直可以被称作是这么久以来雄英的老师们首次见到的难得之景,不由齐齐看向了门口。

而爆豪胜己会在意来自其他老师的好奇以及略带同情的眼神吗?当然不会。

爆豪胜己经过了几张办公桌,径直走向了相泽消太的办公桌,直接开口就是极度不爽的语气:“废久中的那个鬼个性到底是怎么解除的?!”

相泽消太本还想先教育教育他对教师应有的礼仪,听到他这么一句,赶紧站起来把爆豪胜己往外拖。毕竟这件事还是关乎绿谷出久的声名节操的,在大庭广众下说怎么都有点不好。

“爆豪,”相泽消太看已经到了一个应该不会被人听到的地方,语气沉重得差点让爆豪胜己觉得他即将要说的是一件攸关生死的大事,“绿谷中的个性解除了是真的吗?”

“啊。”爆豪胜己觉得更加窝火了。果然废久那家伙又有事瞒着他了吗?!

“……最近你有听绿谷说过什么吗?”相泽消太想了想,决定还是小心提问的比较好,毕竟他也不清楚现在那两人的情况。

“没有!”爆豪胜己终于憋不住自己想要狂吼的心情了,“就是什么都没听到才过来的啊?!”他刚刚都把废久那家伙按在课桌上打算揍他一顿了,他都还是紧闭着眼睛双唇紧抿,不停地摇着头,一副打死他也不说的样子,爆豪胜己的心就凉了,放开了绿谷出久的领口后就径直走来了。

其实他最开始也是不想问的,这种事,不是绿谷出久自己说的根本没有意义,但是……他这种态度,让爆豪胜己觉得,这件事,他一定要问清楚。

“那个个性的解除方法到底是什么?!”看着相泽消太为难的表情,爆豪胜己已经没有耐心了,心里的烦躁愈积愈盛。 

 

“……是找到喜欢的人。”相泽消太叹了口气,最终还是说了出来,稍微更改了一下措辞。如果他不说的话,爆豪胜己会一直追问下去的吧,最终最可能会变成他怒气上升想动手或是去找绿谷打架结果被罚关禁闭。那样对谁都不好,而且(主要是)还麻烦……

但是,在终于探寻到了答案的爆豪胜己的心里,虽然有了一丝找到了答案的光明,但随即便被更浓重的代表怒气的红色云雾所遮蔽了。

喜欢?就那个什么都做不好的废久?!他还有资格去喜欢别人?!谁给他的勇气?!



另一边,绿谷出久在爆豪胜己大步走出教室了之后就一直愣愣地站着,站久了有点累,便蹲在地上缩着,把自己卷曲的头发压在膝盖上。但是不管是什么样的姿势,心中的难受也没有缓解。抹不去的,是爆豪胜己那张暴怒的脸和……像是在说着对他彻底失望的鸽子血红的双眼。

啊,这下怎么办才好呢?

绿谷出久吸了吸鼻子,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在发达的泪腺不断地向外涌出晶莹的泪珠在眼眶中打转。

瞒着小胜解除个性的方法本就已经很危险了,而且没想到今天个性就解除了……这下,自己和小胜连朋友都做不成了吧?

啊啊,好难受。……要是昨天没有说出来就好了。那样的话,就算不能真正在一起,至少也有三个月的时间啊。

但是绿谷出久的心底又有一部分期待着爆豪胜己能够知道这件事。说不定呢?说不定他和小胜真的能……

不!不能贪心!绿谷出久蜷在地上,把自己抱得更紧了,反复在心底告诉自己“不能贪心绿谷出久,你不能贪心,小胜能做自己的朋友就够了”。

……怎么还越想越难受啊。

突然,教室的门被人用极其粗暴的方式打开了。惊得绿谷出久立刻抬起头,恰好就和门口爆豪胜己充满杀气的眼神对上了。

爆豪胜己看着绿谷出久泛着泪花的晶亮双眼和哭红的眼眶,眼底掠过一丝动摇,难得的行动快过了大脑:“喂,废久——”

接下来的话还没能说出口,就被逐渐回到教室的A班的同学们打断了。

“哟,爆豪,在这里干什么呢?”切岛锐儿郎爽朗的声音从后方传来,同时把自己的一条手臂十分自然地搭在了爆豪胜己的肩上。

爆豪胜己立刻拍开切岛锐儿郎的手,又盯了正慌忙从地上站起来的绿谷出久几眼才转开视线:“……什么都没!再碰老子就去死吧狗屎头!”

“太冷淡了吧爆豪……”被无情拍开的切岛锐儿郎一件无辜地问旁边的饭田:“爆豪怎么了?心情很不好啊?”

“不知道。比起这个,切岛同学,” 饭田推了推眼睛,一脸的严肃,“到了教室附近就应该好好进教室坐回自己的座位!这样是会给其他同学带来麻烦的!”

“唔哇,好!”不愧是班长饭田啊,真有男子气概!切岛心中突然生出了对饭田的敬意(?)。

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各怀心事,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等待着下午课程的开始。

下午上课上着上着觉得无聊了,爆豪胜己向后向后瞟了一眼绿谷出久,发现对方正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但眼角还是红着的。爆豪胜己心里一颤,依然表面上毫无波澜地转了回去,心里却是展开了一场激烈的对话:这废久哭什么?我又没欺负他。况且个性解除这么重要的事情他不觉得应该跟自己好好解释解释吗?老子都没发火,这个废久倒是哭得梨花带雨是想闹哪样?!而且……喜欢?!还告白了?!这家伙天天都黏着自己说什么要成为像欧尔迈特那样的英雄还有去跟其他人谈恋爱的空闲?!真想把这个废久的脑子剖开看看里面都是些什么东西!啊啊真烦,这样他也不能好好想自己最近这么反常的原因了啊!……至于刚才不知为何冒出来的心疼和心虚就当没存在过吧。

下课了,绿谷出久还沉浸在自己“刚刚发现喜欢的对象并告白了对方还什么都不知道自己就被讨厌了”的悲伤中,并没有发现自己前面的爆豪胜己已经一脸不爽地离开了教室。

“啊,小久!”

偶然走得很迟的丽日发现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离得很远,刚想提醒绿谷出久中的个性的事,却发现绿谷出久并没有任何个性发作的迹象,惊喜地开口:“小久,你中的个性已经解除了吗?”

绿谷出久突然回过神来,对着面前的丽日点了点头:“今天中午发现的……”

丽日松了一口气,开心地说着:“太好了呢,小久。爆豪同学一直都那么凶,我还怕小久这段时间里受到了爆豪同学的很多欺负呢,这下就没事了呢!”

绿谷出久听见丽日说爆豪胜己一直在欺负自己,赶紧使劲摇头,慌忙摆手:“没、没有的事!这段时间小胜一直都对我很好的!陪我打游戏,帮我解答作业上的疑惑,还帮我做饭……反倒是我,一直都在给小胜添麻烦呢……”是啊,自己是配不上小胜的吧,他那么优秀,自己却什么都做不好……想着进一步,再进一步,就可以离小胜再近一点,但是事实是即使到了现在,自己也没有超越过小胜,又有什么自信对方的目光会为自己而停留呢?

“呼,小久还真是善良啊。”丽日叹了口气,看着对方越来越沉痛的表情,忍不住还是出声了:“……小久,为什么你看起来根本不开心呢?”

丽日本觉得这是和他们俩相关的问题,自己不好多问,但是看到自己的好友如此痛苦,还是想尽力帮助他一下。即使只是在背后推他一把也好,作为朋友,什么都不做怎么都说不过去。

绿谷出久听到丽日的问题,怔了一下,不好意思地勉强笑了笑:“有这么明显吗……?”

丽日点点头。“真的很明显,都快化成一片阴影了哦?” 

 

“其实……我最近……”绿谷出久吞吞吐吐,不知该不该告诉丽日自己最近和小胜发生的那些事……包括自己喜欢小胜的事也是。

绿谷出久为丽日没有追究到底而松了一口气。不过丽日心里也已经明白了大半。

“……小久,虽然我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心里有话最好说出来哦?特别是对自己重要的人,想让自己和对方不越走越远的话一定要好好把自己的心意告诉对方才行呢!”

“……嗯,谢谢丽日同学。”听到丽日鼓励的话语,绿谷出久也稍微振作了一点。目送着丽日走出教室,绿谷出久感谢着这名好友贴心的建议。

而在教室的外面,本是回教室来拿东西的爆豪胜己在另一边把他们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

本是纯纯的友情对话,在爆豪胜己的耳朵里听来却变了个味道,特别是最后绿谷出久因为丽日的话而微微上扬的尾音更是让他不爽:啊,原来是这样啊,这个废物喜欢的就是那个大饼脸啊?!

爆豪胜己顶着极低的气压走进了教室,直直地走向绿谷出久的位置。

而绿谷出久在看到爆豪胜己的一瞬间心里又开始难受了,下意识地就想逃走,但是想到丽日刚才鼓励自己的那番话,又想到自己好不容易下好的决心,绿谷出久决定自己还是要好好和爆豪胜己谈一谈。

绿谷出久暗暗握了握自己的手,抬起头来决定不论结果如何都要好好表述自己的心意:“小胜!我有件事想……告诉你……”

抬起头的绿谷出久发现爆豪胜己已经来到了自己的面前,一双血红色的眼具有压迫性得死死盯着他。

爆豪胜己从牙缝里挤出几句话来:“废久,你喜欢的人就是大饼脸啊?胆子还挺大的啊,还敢去告白?!”

“哎?不、不是的小胜!”看着爆豪胜己不断逼近的阴沉脸色,绿谷出久的直觉告诉他大事不好;但他也同时知道,如果此时不解开爆豪胜己的误会,那他这辈子,可能就再无机会了。已经不能逃避了。

而爆豪胜己已经不想再管绿谷出久心里的那些小心思了,黑着一张脸逼近绿谷出久,像是恨不得把绿谷出久给生吃了:“什么不是啊?!都这样了你还想狡辩?!”

“不是的!这是误会!我……”

绿谷出久整个人都快掉到椅子下去了,情急之下也不想管什么婉转不婉转了,一记直球就打了过来:“我喜欢的是小胜啊!”

“……”

“……”

好吧,绿谷出久第一次承认沉默竟是如此可怕。沉默着沉默着他就想到自己刚刚说的话,热度无法控制地爬上自己的脸颊。绿谷出久觉得自己人生中目前为止最尴尬的时刻莫过于此刻了吧,自己告白了之后就是一阵死一般的沉默,而且自己还是被压着根本走不掉的状态……

啊,不好,绿谷出久感觉自己又控制不住自己那发达的泪腺了……

这几秒对绿谷出久来说是死一般的沉默,但是对爆豪胜己来说却不是。

在听到绿谷出久突然对自己告白的时候,爆豪胜己的脑子里就像有烟花突然炸开了一样,一时间电光火花闪现。爆豪胜己突然发现自己一直以来引以为豪的优秀的头脑居然一时间有点超负荷运转了?

不过现在都不重要了。思考什么的,曾经的隐瞒什么的,还有那一肚子的疑问什么的,都已经不重要了。难以置信和暴躁糟糕的情绪都已经压抑不住真实的内心了。在听到从绿谷出久,这个曾经没有能力却自以为是地向他伸出手的、曾经的路边的小石子的绿谷出久的嘴中说出的“喜欢”二字的时候,那仿佛要喷薄而出的喜悦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爆豪胜己从自己脑子里仿佛被自己用个性轰炸了的巨响中回过神来,捏着绿谷出久的脸,强迫他抬起头来看着自己。

绿谷出久透过自己被水汽迷蒙了的双眼看着爆豪胜己,看着他上扬的眼角,看着他挑起的嘴角,看着他得意的表情,绿谷出久开始后悔自己刚刚给爆豪胜己告白了。没想到自己的一片真心会被小胜嘲笑啊。绿谷出久的眼泪瞬时就要决堤了,差点就要破口而出几句怒吼。而就在这时——

爆豪胜己吻住了他。

 

啃咬着,侵略着,撕扯着,像是仅通过接吻就要在绿谷出久身上刻下烙印,宣示自己的主权。

“废久……绿谷出久。”

绿谷出久的眼睛瞪大了,连眼泪都忘了流。这个名字,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名字,在眼前这个男人的嘴里遗失了那么久的词组,却在此刻被重新唤醒了。

爆豪胜己忽视了绿谷出久的震惊,继续张狂得意到甚至无人能挡地笑着,用低沉的嗓音宣示——

 

“你只能是老子的人。永远都是。”



 


现在的绿谷出久与爆豪胜己之间还有着一段距离。绿谷出久还没能追上那个自己从幼年时就开始追逐的背影,爆豪胜己也尚未完全理解绿谷出久身上的东西。

但是没关系了。还有什么,今后两人一起去面对,去探寻就好了。

毕竟,离恋爱的距离已经是零了,剩下的离完全相爱还差的“五米”,不过多时就可以消失了吧? 

——————————————FIN.——————————————

*写完了这篇才发现自己的标题取得有多么糟糕……其实本来这篇我是打算一发完结的,后来发现有点长,一时间写不完才分成三部分发的……

*希望胜出一直好好的!最后结婚就最好不过了!

*最后对好好看完了的你们:感谢阅读和红心蓝手!!

评论(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