岫上雪

我爱学习,学习爱我(应该?)
就想静静地做自己喜欢的事
☆我爱胜出,出右咔左固定
☆爱文野主太中
☆拒绝3P!
☆写文画画均沾,不喜勿喷谢谢

【胜出】距离恋爱还有五米(中)

*胜出only
*原著向人设,但是尚未涉及动画未播出剧情
*ooc注意
*主甜微虐(这算双向暗恋吗……?)

*前文:



好重。

这是还没有完全睡醒的爆豪胜己内心唯一的想法。

爆豪胜己睁开眼,往自己的身上看去,终于发现了让自己的身体如此沉重的原因——绿谷出久。

绿谷出久正安静乖巧地……缩在他的身上睡觉。

 

没错,他身上。

绿谷出久双眼紧闭,两排整齐的白净牙齿轻轻咬着伤痕累累的手上短短的拇指甲,从唇瓣间传出了均匀规律的呼吸声,整个人都乖巧地躺在即将爆发的爆豪胜己的身上,对即将来临的危险一无所知。

是可忍,孰不可忍!

爆豪胜己觉得是不是自己最近表现得太大度了,这个废久居然还敢趁他晚上睡着的时候偷偷爬到他的身上来睡了?!那个睡觉咬手指的习惯也是,幼儿园来的吗?! 


“废久!你他妈还想在老子身上趴多久?!”阳光明媚的清晨做的第一件事竟然是爆粗口,就算是对爆豪胜己来说,这也是一个新奇的体验。

而被他生生吼醒的绿谷出久吓得赶紧从爆豪胜己的身上弹了起来,虽然一脸脑海里在思考着人生哲学的三大问题的表情还是慌张地说着:“对、对不起小胜!”

爆豪胜己盯着绿谷出久依然迷茫的双眼继续不爽地吼着,但是不知为什么气势比之前弱了不少:“对不起的话就赶快从老子身上下去啊?!”

为什么在什么都不明白的时候却会下意识的道歉啊?!

“啊!好!”被爆豪胜己连续吼了两次,绿谷出久终于醒神了,迅速地从爆豪胜己的身上下到了地上。

爆豪胜己摸了摸自己六块腹肌的身体,不由又爆了句粗口。果然再怎么刚健的身体被一个快成年的男人压了一晚上还受到了从上方突然而来的狠狠的撞击还是会有点受不了的吗?

“那、那个,小胜,我先去刷牙了!”清醒了的绿谷出久的脸不由自主地红了起来。

天啊,他都做了些什么啊?昨天晚上感觉有点冷,就下意识地往温暖的地方靠了过去,结果那个温暖的地方是小胜的身上啊?!怎么办,他感觉自己的脸都要烧起来了,太丢人了……

爆豪胜己盯着绿谷出久消失在厕所的背影,纠着眉头沉默地思考着。

他刚刚看到绿谷出久把他的身体当床睡的时候他居然会觉得那个废久有点可爱?!什么鬼?!

爆豪胜己觉得自己真的要好好思考思考在和绿谷出久关系缓和了之后自己这些反常的心情究竟是什么情况。

没错,他要好好思考,单独思考,冷静地思考。



“小胜,我们去上课吧!”

没错,他要好好思考。

“小胜,刚刚老师讲的那道题我我有些没懂,你可以给我讲讲吗?”

他要好好思考。

“小胜,到吃饭时间了呢……我们去食堂吧?”

他要思考……

“小胜,食堂人这么多要不我们去别的地方吃饭吧?”

思考……

“小胜……”

思考个鬼啊?!

爆豪胜己愤怒地折断了手中的木筷。

“喂,废久,你到底还要在我身边晃悠多久?!”

“哎?但是、这个个性……”绿谷出久突然被打断,吓了一跳,有些为难地为自己辩解着。

“所以说这个鬼个性什么时候才能解除啊?!”已经几天了,这个个性的效果却完全没有减弱的迹象!他还要思考啊?!吃饭、上课、睡觉……基本时时刻刻都在当事人身边怎么思考啊?!

“但是之前抓住的敌人还在审讯中,相泽老师说如果知道了会告诉我们的……”果然几天下来小胜觉得自己有点烦了吧?绿谷出久缩了缩脖子。

爆豪胜己狂躁地抓了抓自己本就炸开的头发,下了个决心,又对着绿谷出久吼了一句:“废久,快点吃饭!”

绿谷出久愣了,呆呆地点了点头就开始低头吃饭,心中不断地疑惑着小胜究竟怎么了?

而另一边,爆豪胜己则以极快的速度扫净了自己盘里的布满了辣椒的饭菜。

刚一吃完,爆豪胜己就把还乖巧地坐在长椅上一口一口地吃着猪排饭的绿谷出久一把拽了起来:“吃完了,走了废久!”

“啊……哎?哎哎?”绿谷出久觉得自己最近好像越来越不能理解小胜的想法了(虽然以前也不太懂),“但是我还没吃完啊……?”

“少废话,走了!”爆豪胜己选择了无视绿谷出久小小的抗议。

绿谷出久无奈,收好了自己手中的盘子,问出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所以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啊小胜?”

“警察署。”

“好……哎?……哎?!”

“警察署吗?好地方呢。但是下午的课呢?”

“啊?当然是翘……”爆豪胜己一句话还没说要突然反应过来好像有什么不对:刚才不是绿谷出久在说话!

爆豪胜己迅速转过头,刚想骂到底是哪个不要命的混蛋居然偷听老子讲话就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

一张现在是绝对最不想看见的人的脸。

相泽消太。




绿谷出久觉得自己想哭。

在爆豪胜己发出了爆炸性发言并非常巧合地被相泽消太听见了之后,他们两人就被“请”到了教师办公室,接受了一番思想教育。连带着绿谷出久一起。

绿谷出久觉得自己最近的运气可能是跌倒了谷底吧,不好的事接二连三地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对面坐在转椅上的相泽消太用手敲了敲桌面,有些头疼地发问:“所以,爆豪你不惜翘课也要去警察署的理由是什么?”相泽消太瞄了一眼正站在爆豪胜己旁边的绿谷出久,眼中的话语不言而自明:还带着平时乖巧认真的绿谷出久一起。

爆豪胜己的耐心也快用光了,就算是对着自己的班主任依然用着像吼一样的语气说着:“当然是去审问犯人啊?!”

绿谷出久震惊了,相泽消太也有些震惊了。

看着面前两人震惊的脸,爆豪胜己不由觉得更烦了:“干嘛啊?!警察署的那些人效率这么低,还不如让我去把个性的解除方案给问出来!”

“……你就这么急需解除这个个性吗?”相泽消太认真地看着爆豪胜己。

“哈?那不是当然的吗?”爆豪胜己一脸的你到底在说什么显而易见的事啊的表情,“老子都忍这个废物在老子耳边不停吵吵忍了几天了,难道还要忍下去吗?!”

相泽消太刚想说些什么,却被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打断了。

“……我知道了,我会转达的。”不知相泽消太在电话里听到了什么,本来无精打采的双眼亮了一下。

相泽消太放下了电话,一脸严肃地对爆豪胜己说:“爆豪,你先出去,在教职员室外等着。”相泽消太瞬间发动了一次个性,向爆豪胜己表示着自己已经没有耐心了。

爆豪胜己“啧”了一声,踏出了教职员室的门,用重重的关门声显示着自己那显而易见的不爽,走到了刚好距离绿谷出久五米的位置才停下。

“那么,相泽老师是想对我说什么的?”虽然是在询问,但是绿谷出久的心里已经猜出了个大概。

“是关于个性解除的条件的事。”相泽消太开口了,却不知为何感觉有些为难,“条件是要‘找到像需要呼吸一样重要的特定的人’。”

绿谷出久楞了。这是什么意思?不过绿谷出久仔细思考了一下,这莫不是……“……是、是要找到恋、恋人的意思吗……?”绿谷出久问到后面越问越小声,脸也不自主地越来越烧,简直是快要冒白烟的程度了。但是除了这个,他实在是想不到其他的人了。父母终将离去,英雄所应该保护的是所有人,一个笼统的“群众”又并不符合条件。果然,是恋、恋人吧?

但是相泽消太更加为难地摇了摇头。只是恋人就这么害羞了,要是听到真正的解除方法他真的没事吗?“是要找到自己除家人外最爱的人,并且向对方告白才行。就是……那种意义上的爱,你懂的吧?”

绿谷出久瞪大了自己本就比平常人大很多的眼睛,满眼惊恐。

爱???这比找到恋人的难度还高啊!绿谷出久觉得自己的脸都要烧化了。他还是高中生啊?立志成为英雄的他怎么会在高中就开始找这样的人啊?!而且这样的人一生都不一定能够遇上,更何况实在短时间内?!绿谷出久有点绝望地问着:“没有别的方法了吗?”

相泽消太再次开口了:“当然,我也知道这很为难你,毕竟你现在年龄还小,要完成这一个条件实在是太困难,所以警署的人又问出了这个个性的时限,是-”

绿谷出久凝神屏气地等待着。拜托了!这可是他最后的希望啊!

“——三个月。”

绿谷出久感觉自己可能即将面临死亡了。




“终于出来了啊废久!”门外的爆豪胜己等到实在是不耐烦就差轰进教职员室看他们到底在搞些什么了。但是在看到绿谷出久红透的脸后,爆豪胜己皱了皱眉,不爽地开口了:“喂,相泽消太那家伙说什么了?”

“没、没什么!”绿谷出久还沉浸在刚才的震惊中没回过神来,下意识地摆手,“就是告诉了我个性的时限而已……”

“是多久?”刚刚还在想这个烦人的个性什么时候才能消失,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了解答,爆豪胜己立刻来了兴趣。

“三、三个月……”绿谷出久艰难地开口了。小胜应该会觉得自己很烦人吧?虽然这基本是唯一方案了,但居然还要待在一起将近三个月什么的……

绿谷出久小心翼翼地抬眼看了一眼爆豪胜己的脸,发现对方果然已经是快僵住了,赶紧瞟开眼。

“……解除方法呢?”爆豪胜己觉得自己想杀了让绿谷出久中了这个个性的人,三个月?!开什么玩笑?!他还需要好好思考啊?!

“不、不知道……”绿谷出久心虚地望向了远方。这个解除方法说什么都不能让小胜知道!

爆豪胜己怀疑地盯着绿谷出久的脸,一字一顿地发问:“真、的、没、有、吗?”

绿谷出久感觉自己的脸虽然还是红得快滴出血,却不住有冷汗从额头上流下。虽然隐瞒爆豪胜己这种事的惨痛后果自己已经深有体会了,但这件事还是必须得隐瞒!“真、真的没有了!”

绿谷出久说完就向前走了几步,回过头来对爆豪胜己勉强地笑着说:“小胜,我们回去吧?”

爆豪胜己虽然觉得绿谷出久还是不对劲,不过自己都这么问了,绿谷出久还是没说,他觉得绿谷出久应该是没那个胆子再隐瞒他什么的了。

爆豪胜己抬脚向前走去,对绿谷出久说了句:“不准走我前面!”便大步离开了。

午后的阳光透过玻璃照在两人身上,拉出了两道影子,若即若离,却恰好距离五米。



爆豪胜己果然还是觉得绿谷出久不对劲。本来之前一直“小胜小胜”地叫着,却从今天下午开始就安静得过分,之前他打游戏绿谷出久就只是说了句“我要去学习了”就跑到柜子旁边坐着看书了,就连吃饭的时候唯一说过的两句话居然是“我开动了”和“多谢款待”!

到了晚上两人的作业都做得差不多了的时候爆豪胜己终于忍不住了,对着绿谷出久就是一句吼:“废久你他妈今天到底发什么神经了,话都不会说了吗?!”

在原本安静的氛围里突然被吼了一句的绿谷出久差点被吓得跳了起来,慌慌张张地回答着:“没、没有啊?小胜才是,怎么了?”

这家伙,绝对还有事瞒着自己!爆豪胜己几乎是在绿谷出久回答的一瞬间就确信了这件事,而绿谷出久居然还反问自己无疑点燃了爆豪胜己仅存的些许冷静,他立刻就回吼了一句:“你还问老子?!之前一直在老子身边吵吵嚷嚷的,在知道个性时限了之后又一直不说话,你是嫌弃跟老子待在一起吗?!”

绿谷出久被爆豪胜己吼懵了,但想到之前自己一直在思考的事情,不由得也吼了回去:“明明……明明就是小胜先开始嫌弃和我待在一起的!”

“哈?老子什么时候说过了?!”爆豪胜己又把音量提高了几个分贝,像是在比谁的音量大一样。

“小胜没说,但是也和只说没什么区别了啊!”绿谷出久瞪着眼睛,不甘示弱。虽然不想破坏刚变好的关系,但事情已经这样了,干脆破罐子破摔:“那么想快点解除这个个性,甚至还想跑到警署去问犯人,说白了不就是嫌弃和我一起待吗?!听到时限是三个月的时候还明显僵住了不是吗?!”

“混蛋废久,老子那是-”爆豪胜己说了一半却说不下去了,他总不能直接告诉绿谷出久他想快点解除这个个性的真实原因吧?!随便蒙混一个好了:“——老子也有老子的事情要做!”

绿谷出久却误会了:“那不就是不想和我待在一起的意思吗?!而且就算是我也有想要一个人独处做事的时候啊!”明明这几天他还这么享受两人在一起的时间的,结果对方竟然如此嫌弃和自己待在一起,什么关系变好了,原来都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吗?!绿谷出久心里越想越难过,就像是有一块巨石堵在心口,想发泄什么却又无法找寻到出口,就像是呼吸被人一步步扼制着,痛苦却无能为力。 

 

 
爆豪胜己看着眼眶微微泛红的绿谷出久,心中的烦躁更盛,冷哼了一句“没出息的废久”便不再理他了。 
 
绿谷出久还想反驳一句,却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口了,只好压着心中的难受,继续写着作业。 
 
这一晚不知为何比之前的夜晚还要冰冷,绿谷出久睡在地铺上,爆豪胜己自己睡在床上,两人间恰好隔了五米的距离,自那场争吵后两人整晚都没有任何交流,而绿谷出久依然如鲠在喉。绿谷出久翻了个身,睁着眼看着依然背对着他的爆豪胜己,觉得自己的眼眶又有些湿润了。 
 
为什么呢,他们总是不能好好地相处,但是之前几天那样白天在教室认真听课做笔记,中午一起去排队打饭,下午放学后一起去周围逛逛再回寝室做作业、吃饭、洗澡、睡觉……这样的日常,明明那么美好不是吗?但是因为爆豪胜己的爆脾气,和自己无谓奇怪的倔强,两人间的气氛又跌至了冰点。 
 
真的,为什么,他会喜欢这样的人呢? 
 
绿谷出久被自己心里无意识的想法吓了一跳。 
 
喜欢?他?对小胜?只是朋友间的喜欢吗?绿谷出久突然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内心了。 
 
……好像不是。为什么这么多年来自己被对方欺负了那么久,一次又一次地被远远甩在身后,甚至无法得到对方一次正眼相看,但他依然一直追逐着他,望着那前方耀眼的金色,一次又一次,咬牙从地上爬起,再一次又一次地迈出步子,伸出手去,渴望再次望进那双让他从小就觉得宛如宝石般夺目的猩红色眼眸;为什么,之前两人关系缓和了,可以一起看书打游戏时自己会那么开心;为什么自己会经常盯着对方出神地任由思绪飘向远方;为什么自己会在得知自己中了敌人的个性不能离开小胜五米之外时内心会有些许窃喜;为什么会因为对方一个小小的举动开心不已;而又为什么会在发现对方不想和自己待在一起时那么难过…… 
 
……喜欢啊,原来是这样,我喜欢小胜啊。 
 
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却解决了心中所有的疑问。 
 
绿谷出久觉得世界突然变得晶亮了起来,像是被星星缀着,又像是被蒙上了一层朦胧的水汽。他用着有些颤抖的声音,轻轻吐出两个简单的音节,像是生怕惊扰了沉睡人的心绪。 
 

——————————————-TBC.————————————————


*算是一个新春贺礼吧?新年快乐!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