岫上雪

我爱学习,学习爱我(应该?)
就想静静地做自己喜欢的事
☆我爱胜出,出右咔左固定
☆爱文野主太中
☆拒绝3P!
☆写文画画均沾,不喜勿喷谢谢

【胜出】距离恋爱还有五米(上)

*胜出only
*原著向人设,但是尚未涉及动画未播出剧情
*ooc注意
*主甜微虐

“喂,废久——!”

在失去意识的前一瞬间,绿谷出久听到了熟悉的吼声,只不过不同于以往充满愤怒或是暴虐的声音,这个吼声中还带了一些震惊。

啊,我又给小胜添麻烦了呢。

这就是绿谷出久的大脑彻底陷入一片黑暗之前想的最后一件事。

“唔……”绿谷出久艰难地睁开眼,合上良久的双眼尚未习惯这样的强光,“我这是在哪里……?”

“啊,小久你终于醒了!”从绿谷出久的身旁传来了丽日激动的声音,随即绿谷出久就听到了小声的抽噎声,“太好了……我还以为小久醒不来呢……”

“哇啊啊,丽日同学,你别哭啊!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刚醒来的绿谷出久还没能完全缓过神来就被丽日突如其来的眼泪吓到了,虽然还没弄清楚情况,还是赶紧安慰着。

“就是啊,又不是真的死了,没必要哭得这么伤心啊。”治愈女郎也帮忙安慰着有些情绪崩溃的丽日来了。

“就、就是啊……哎?”

绿谷出久一下子回了神。治愈女郎在这里的话,也就是说……

“学校的保健室?”

“是啊,不然你以为是在哪里啊废久?!”

“唔哇,小胜?!”绿谷出久被突然出声的爆豪胜己吓了一大跳。

这下他是真的懵了。为什么小胜也会在这里?

“绿谷君你刚刚可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呢。”饭田推了推眼睛,一脸的严肃。

……所以为什么大家都在啊?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绿谷出久终于在一片混乱中终于问出了这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好了好了,都安静一点,详细的情况就由我来说明吧。”刚刚一直沉默不语,静静观看着他们感动的重逢(?)的治愈女郎终于出声了,“绿谷同学,之前你和爆豪同学一起去执行任务的时候的事你还记得吗?”

“嗯。”绿谷出久点了点头。他和爆豪胜己是在三天前接到这个任务的,一直等待着接近敌人的机会,而终于到了那天,他们等到了机会的到来,立刻发起了突袭,结果……结果怎么样了?

“对了!后来怎么样了?敌人呢?抓到了吗?”

“绿谷同学你冷静点。”面对绿谷出久的连环发问,治愈女郎微微一笑。这孩子真是适合当英雄呢。

治愈女郎以刚醒的伤员需要静养为由把除了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的人全部清出了校医室,转而对绿谷出久说道:“敌人的事你不用担心,已经被抓捕了哦,现在在警署。比起敌人的事,你中了敌人个性的事现在倒是更重要些呢。”

“是吗,太好了……”绿谷出久松了一口气,但是在听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又有些颤抖了,“那个,治愈女郎,我,中的是哪个敌人的个性呢?”

求求你千万不要是那个个性啊……

绿谷出久在心中默默祈求着。

治愈女郎苦笑了一下,无奈地回答道:“是个很麻烦的个性呢。”

绿谷出久好像听到了自己的心逐渐沉入冰水的声音。

“是中个性的人必须待在和你在一起时间最长的同龄人附近五米才能够正常呼吸的个性呢。”

啊啊啊啊啊不要啊——

绿谷出久在心中发出了绝望的叫喊。

他究竟是怎么中敌人个性的呢?当初在知道敌人个性的时候,绿谷出久就觉得这个个性相当麻烦,会在极大程度上限制自己和同伴的活动范围,而且还暂时不知道解除方法,所以一直都小心地避开了可能跟敌人有直接接触的实行方案。然而!结果!到了最后!还是这样吗!!!

绿谷出久终于明白了爆豪胜己在自己身边的理由了。

可是,一点都开心不起来啊?

“那个,小胜没关系吗……?”绿谷出久小心翼翼地问着。为什么自己会莫名有点心虚啊?

他知道,爆豪胜己是最讨厌被迫做事的,虽然现在两人的关系已经缓和到了可以一起打游戏看电视的程度了,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小胜不会真的直接走掉吧?

爆豪胜己狠狠地瞪了绿谷出久一眼,不爽地用脚踹了下床边以作发泄,被治愈女郎狠瞪了一眼,但说话时愤怒依然简直可以具象化为黑色的火焰了:“你这个废久真的是个废物!执行个这么简单的任务都能中敌人个性!还把老子拖下水!真的把你炸飞啊?!”

绿谷出久缩了缩脖子,虽然知道这次的事是自己大意出了错,还是忍不住小声地反驳道:“我才不是废物呢……”

“啊?!”听到绿谷出久居然还敢反驳,爆豪胜己火气更盛了。

“嘛嘛,你们两个就别斗嘴了。”治愈女郎在旁边充当着和事佬的角色,劝解着,“爆豪同学也真是的,现在还计较这么多。绿谷同学要好好感谢爆豪同学啊,当时你昏倒的时候,还是爆豪同学以极快的速度解决完了所有的敌人然后把晕倒了的你送回来的呢。” 

 

“是吗?谢谢小胜!果然小胜好厉害呢……”绿谷出久略微震惊了一下。不过也是,要是小胜没有及时把自己送过来的话,现在自己就已经是漂浮着的灵魂了吧?

而对于绿谷出久的道谢,爆豪胜己只是不爽地嘁了一声,转过了头。

虽然他讨厌绿谷出久,但是并没有讨厌他到想让他真的直接想让他因为其他原因死在自己面前的程度。这家伙要死也只能是被自己弄死的。况且,他好歹还是英雄志愿的,在已经胜利了的情况下还丢下奄奄一息的人怎么说还是有点太……

但是!把他带回来是一回事,这个个性又是另一回事!开什么玩笑,他爆豪胜己凭什么因为敌人的个性就一直呆在这个废久身边?!

“绿谷同学,已经没事了吧?”治愈女郎微笑着问道。

“啊,是!我已经没事了!”绿谷出久回以一个大大的微笑。让别人为自已担心这么多真是不好意思。

“那就回去吧,虽然今天的课程已经结束了,但是总是在校医室待着也不好,你就出去转转恢复恢复然后回宿舍吧。”

“好的,那么我就先回去了。”绿谷出久向着慈祥的老奶奶掬了一躬。

“啊,对了对了,这个是刚才发目同学送过来的东西。”治愈女郎转回自己的桌子才突然发现有一个很重要的东西忘了给绿谷出久,连忙出声,“发目同学说她改造了之前她做的一个小产品,这个手环可以在离目标人物五米外的地方发出提示光,已经帮你设定好了,不嫌弃的话你就拿去用吧。”

“好的!谢谢您!”待会儿还要好好去跟发目明同学道谢才行呢。

绿谷出久回头,打算对爆豪胜己说一起走吧,结果发现对方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门口。

绿谷出久带上手环,赶紧追了上去。

 

 

“喂,废久,你一路跟过来是要干什么啊?!”爆豪胜己忍不住回头吼了一句。“从校医室到这里,你烦不到烦啊?!”

绿谷出久委屈:“但是我中的个性……”

“谁管你?!”爆豪胜己转过头,真的加快了步伐向前走。

“小胜……!”绿谷出久有点慌了,赶紧想追上去。还没等他来得及加速,手环就亮起了红光,几乎同时绿谷出久也感到了一阵窒息感。

“小、小胜……”不行了,真的要死了……绿谷出久感觉自己的脖子正被人紧攥着,只能从嗓子里挤出熟悉的几个音节。

听到绿谷出久仿佛是在发出最后的求救的虚弱声音,爆豪胜己停下了脚步,皱着眉头转过身,果然看到绿谷出久正以越来越难看的脸色用手捂着自己的脖子跪在地上。

“嘁。”爆豪胜己走回了离绿谷出久五米呢范围内,不爽地说着,“起来废久,看着你这个样子就烦。”

“哈……哈啊……小胜……”终于又可以呼吸了的绿谷出久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中的氧气。“小胜,好过分啊,明知道我中了个性还这样……”

要不是现在自己刚刚重拾正常呼吸的感觉,绿谷出久觉得自己已经和爆豪胜己打在一起了吧。

爆豪胜己不置可否,他刚刚确实是故意走远的,他就是想看看这个个性到底是什么样的。

爆豪胜己抓着绿谷出久的领子,把他从地上提了起来。

“走了,废久。”真烦,看来这一段时间里他是甩不掉这个从以前开始就一直黏在自己身边的废物了。

 

“唔,不行,果然还是过不了!”绿谷出久苦恼地皱起了眉头。

本来回了宿舍以后他是想去做点功课的,突然想起自己和爆豪胜己房间的距离超过了五米,就向爆豪胜己提议要不要一起看书,结果没想到对方很爽快地就同意了,虽然变成了一起打游戏了就是了……

“嘁,给我废久,这点小怪都打不过,真是没用!”爆豪胜己一把夺过了绿谷出久手里的游戏手柄,迅速操作了起来。

绿谷出久看着身边的幼驯染有些出神。小胜从以前就是这样呢,有了目标就会紧盯着前方笔直地走下去,然后也总是会在最后得到自己想要的胜利。虽然平时的小胜也很帅,但还是这样的小胜最帅气呢,不愧是自己从小就憧憬着的「英雄」。

像这样能够两个人平静地坐在一起玩,已经是过了多久呢,像这样和正常的「朋友」一样在一起打游戏……不知道这个个性要过多久才会解除,这几天下来,小胜不会又变得讨厌他了吧……?

绿谷出久想到这里突然就有点难过了。他和小胜的关系好不容易好了一点,要是再回到之前那样糟糕的关系,他不知道他还能不能接受……

“废久,刚才的操作看到了没。”爆豪胜己快速地灭掉了这一关的BOSS,将头转向了绿谷出久的方向,结果发现那厢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眼中还带了点小忧伤。

爆豪胜己皱了皱眉头,尽量平静地说:“废久,我问你看清楚操作了没,没让你看我。”

“啊,看、看清了看清了!”在与爆豪胜己眼神对视的一瞬间就慌忙把眼神飘向了别处,紧张地回答着。

“那你就自己再打一遍这关。”爆豪胜己把手柄丢回绿谷出久的手中,站起身离开了绿谷出久的旁边。

“哎哎?好……!”绿谷出久还有点慌。小胜会不会觉得他很奇怪啊?赶快转移话题:“小胜要去哪里啊?”

“做饭。”爆豪胜己没好气地回答道。

“做饭……?”绿谷出久震惊了,小胜还会做饭的吗?不过也是,都是自己在外面生活,像这种生活必备的技能还是要掌握的呢。

绿谷出久赶快追到爆豪胜己的背后说着:“要不我来做吧?”本来这次他中个性了就已经给小胜添了很多麻烦了,他一定得做些什么来补偿小胜才行。

“啊?就你这废物做出来的菜能吃吗?”爆豪胜己回过头,语气不爽,“老子做就行了,别用你那些难吃的菜来污染我的胃!你过去打你的游戏,别来烦我!”

“哦,好吧……”绿谷出久抿了抿嘴。好吧,确实如小胜所说,他做的饭确实不大好吃……不过……

绿谷出久用带着怀疑的眼神迅速瞟了一眼已经转过了身的爆豪胜己。

 

小胜做出来的饭会很好吃吗?

然后没过多久绿谷出久的疑问就得到了回答。而且让他相当震惊。

“好次!!!”绿谷出久一边夸张地流着眼泪一边大声说着,“小胜做的菜好好次!!!”虽然很辣但是真的好吃!!!

 

没闻到饭菜香味时,绿谷出久还真没怎么感觉到自己饿了,但当闻到饭菜香的一瞬间自己的肚子就控制不住地叫了起来。想想自己也确实该饿了,清晨就起来去执行任务了,之后直接中个性昏倒在地一路睡到下午,到了现在都已经是傍晚了,两餐都没有吃的绿谷出久一边流着宽面条泪一边吃着饭。

好辣!真的好辣!但是真的好好吃!!!小胜亲手做的饭真的好好吃!!!

绿谷出久觉得自己在痛苦的同时又幸福着。

而对面的爆豪胜己看着绿谷出久乖巧而又气势凶猛的吃相,感觉自己的内心受到了冲击。

虽然我知道自己做的饭菜很好吃,但是废久这个吃的是不是太猛了?不过看着这场景自己的内心并没有不爽那就这样了吧。

 

爆豪胜己满意地点了点头,在自己的饭上又浇上了满满的辣椒后也开始吃饭了。

吃完了饭之后又打了会儿游戏,折腾了一天的两人终于洗漱完毕倒到了床上准备睡觉了。

其实本来绿谷出久是打算在地板上打地铺的,但是爆豪胜己吼了一句“老子又不是在虐待你给我滚床上去”一句话否决了。

然后就变成了绿谷出久裹着一床白净的被子缩在床的角落里,而爆豪胜己盖了一床被子躺在床边上的的情况了。

虽然爆豪胜己依然因为绿谷出久这种像是在被他欺负着的情况而感到不爽,但看到绿谷出久那种紧张兮兮的样子觉得可能他把绿谷出久揍一顿他还是会缩床角干脆放弃了。

而此时的绿谷出久虽然是缩在了床脚,但是因为这本是单人床的小床宽度实在是不够,所以两人之间就连一臂的宽度都没有,绿谷出久的心好像都快跳到嗓子眼了。这还是自幼时以来自己和小胜第一次躺在同一张床上睡觉呢,但是总觉得自己如果离小胜太近了会被爆破……

如果绿谷出久这个心声真的被爆豪胜己听到了的话,两人现在别说睡觉了,爆豪胜己说不定就真的直接给绿谷出久来个爆破了,然后打起来了。爆豪胜己不想做的事还有人能逼他?

绿谷出久感觉这样真好,虽然中了个性活动受限,但是他和小胜的距离确实这么久以来最近的一次。绿谷出久迷迷糊糊地想着些有的没的,逐渐陷入了睡梦中。

绿谷出久陷入了香甜的睡梦中,但是爆豪胜己还清醒得很。

听到身旁传来的均匀而有规律的呼吸声,爆豪胜己睁开了双眼,借着一片黑暗的房间里微弱的光线看着绿谷出久,细细地想着这混乱的一天。

本来早上就应该顺利完成的抓捕任务结果变成了以绿谷出久昏倒在地为代价的成功,这点虽然是绿谷出久自己的大意造成的,仍让爆豪胜己十分愤怒。他想要的胜利可不止是这个程度的啊?!

但是,最让他火大的还不是这个,而是当他看到绿谷出久失去意识宛如要就此逝去地倒下的时候,他心里那极其微弱到了可以直接忽略不计的慌乱。

是的,慌乱。尽管微乎其微,爆豪胜己仍清晰地记得那一丝慌乱和当时他内心响起的一个声音:这个人是老子的,碰了他命的人都去死!

爆豪胜己本想当作无事发生,但是同样的感觉竟然出现了第二次。

当他故意离开绿谷出久五米外时,他听到绿谷出久痛苦的呼吸声而转过头看见对方正跪在地上,艰难地呼吸着,而原因不用说,正是他爆豪胜己本人的瞬间,得到了满足的独占欲在他的身上每一个细胞里欢喜地叫嚣着“啊,果然这个人是我的”。就像是……

……就像是国中时那个幼稚狂躁的自己又回来了一样。

爆豪胜己转过头,烦躁地闭上了眼。

但是,不一样了。

现在的他们相比国中时代都已经改变了太多了,已经不一样了。

而且,后来看着那个废物入神地盯着自己看的时候自己居然有点心痒痒是什么鬼?!

爆豪胜己的心中的烦躁更盛了。

他需要时间思考这一切的原因。虽然在他最需要独自思考的时候偏偏是绿谷出久必须得一直围在他身边转而他也最不能直接一个爆破把对方轰走的时候。

---------------------------------------TBC.-------------------------------------

*不知为何,总感觉自己写着写着就写出了两人婚后生活的感觉……?(虽然我真的挺想让他们直接结婚的hhh)

评论(2)

热度(40)

  1. 灰色日记本_16.岫上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