岫上雪

我爱学习,学习爱我(应该?)
就想静静地做自己喜欢的事
☆我爱胜出,出右咔左固定
☆爱文野主太中
☆拒绝3P!
☆写文画画均沾,不喜勿喷谢谢

【胜出】情如初

*时间胶囊小梗一篇,剧情无脑,就是想吃糖一颗
*24岁成年设定,两人都是职英了
*ooc注意

天是苍茫的深蓝,被些许明亮又温和的白点缀着。些许白色结晶从空中降下,落在人间,亲吻着行人的发丝,轻触着脸颊,在周遭寒冷的环境中却仍让人感到了些许的温差。

绿谷出久向着空中哈了一口气,看着蒸气从自己的胸腔中缓缓逸出,再在空中快速凝结成白色的细小冰晶的结合体。

绿谷出久望着被深沉的夜色笼罩着的夜空,不由感叹着时光流逝,都第二十年了,他的第二十四个整年。

啊,还差几十分钟应该不算吧?

绿谷出久轻轻地笑了一声。

还记得二十年前的那一天,别的同学基本上都觉醒了个性,他一边感叹着其他同学的个性真好,一边期盼着自己尚是未知数的个性的觉醒。班上同学和老师虽然觉得奇怪,但依然关心着他,还说在他生日这天可以让他任意提一个要求。

当时的他怀着对未来的无限憧憬,抬起小小的绿色篷头脑袋,亮晶晶的大眼睛看着老师,欢快地提议埋下一整个班的时间胶囊,到了二十年后,大家都成为了英雄的时候再来一起打开。

他还记得当所有的材料终于都准备好了的时候,对此期待了整整四个月的班上的大家都非常兴奋地在想着给未来的自己应该写些什么好。

说起来,当时的大家真的都还只是爱做梦的孩子呢,写的都是些幼稚的话吧。绿谷出久又忍不住发出了一声笑。

幸好现在周围除了一棵又一棵被积雪覆压着的大树外再无他人,不然明天报纸的头条可能会变成“No.1英雄何故独自在深山中傻笑不止”吧。

说起来,当时已经觉醒了个性的小胜虽然一边嘲笑着其他人的个性没自己强,以后肯定成为不了他那样的英雄,一边又很认真地写着寄给未来的信呢。

真是,好怀念当初那样的时光啊。那么美好,就像是夜里一片寂静时发出明亮光芒的夜明珠一样,每当念及,总是有不尽的光明与温暖。

不过之后但是有相当长的一段黑暗时期呢。被诊断出是无个性,从小学到中学都以那对梦想最后一点不忍舍弃的希冀撑着一直写着英雄分析,特别是中学时还被小胜各种嘲笑威胁欺凌。

想想也是奇怪,当初都被小胜那么说了,他的一举一动都让自己那么讨厌,但为什么自己依然不断追逐着他的身影,想和他并肩呢?那道橙色的光芒是如此的耀眼,甚至在带给他黑暗的时候竟也为他照出了一条希望的道路。

不过后来从欧尔麦特那里继承了ONE FOR ALL之后,自己的人生几乎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和小胜的关系缓和了很多不说,到了现在,两人都成为了一线英雄,当初想要与之并肩的愿望已经成为了现实。

而且,因为个性泛用性的限制,救援任务做得更多的绿谷出久英雄排名甚至超过了爆豪胜己,长年高居榜首。想到每次采访提及英雄排名时小胜那张扭曲而充满着对“最强”的执着的脸,绿谷出久就觉得,果然,不管过了多久,小胜就是小胜呢。即便是在现在,他那对胜利的追求依然支撑着自己前进。

不过自从从雄英高中毕业后,因为两人都在为了成为最棒的英雄而努力,不是在到处自己执行任务就是出差去帮忙,基本都没怎么见过面。偶尔见面都是极度疲惫的状态;小胜甚至连吼他的力气都没了一半,往往都是瞪他一眼,随便说两句话,两人就分开了。

最近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呢?一个月以前?还是两个月?绿谷出久都不是很分得清时间了。

虽然并不是想跟爆豪胜己争吵或是打架,他还挺想念他们在雄英的时光的,至少经常可以见到。

绿谷出久苦笑了一声。

果然,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小胜始终都是占据了他大半个心的那个人。

啊,突然就想见见小胜了呢。

越过几条已经被冻成了泛着银色冷光的银带的河流,穿过几片参差密布的小树林,踏过几个时而平缓时而较陡的山坡,终于来到了最高的山顶。

从前只比人高了没多少的树到了现在已然长成了可为数人提供荫蔽的大树,一如经历了二十年成长的他们。

记得那棵树的不远处就埋着他们二十年前共同亲手埋下的时间胶囊。

哎?等等。绿谷出久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景象。

在那棵大树被皑皑白雪覆盖的枝条的下面站着一个现在几乎不可能会出现的人:爆豪胜己。

绿谷出久使劲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确定了一遍不是自己的幻觉,不确定地开口:“小胜?”

现在前方的人顿了一下,回过了头。

是他,没错。淡金色的头发,尽管是在深夜,仍有着耀眼的光芒;上吊的眼中如火的灼红眼眸与漫天的白雪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自信到嚣张的帅气脸庞。无处不彰显着其存在感与强大,光芒耀眼足以点亮大半个世界的人,这世上又有几个呢?

“嘁,废久啊。”似是有些意料之中,又有些意料之外,爆豪胜己的态度和平时似乎没什么区别。

确认了这人确实是爆豪胜己,绿谷出久更加惊讶了:“为什么,小胜现在会在这里……?”

“哈?”爆豪胜己盯着他就像在盯着一个傻子,“今天不是那个什么时间胶囊的日子吗?”

“哎,小胜你还记得啊……”绿谷出久又有些意外了。还以为那么久以前的事小胜早就忘了,惊喜接二连三来得太突然,他有点适应不过来。

绿谷出久愣了愣,突然反应过来问题好像有点不对:“啊,不对,我问的是为什么小胜现在会在这里?小胜不是这个时候还应该在出差吗?”

“啊?那种简单的工作肯定是提前就完成了啊,还不赶快过来把那个什么破胶囊挖出来,等着人来了被什么破媒体拿来当笑料使啊?!”

“嗯,也是……”绿谷出久点了下头。毕竟他们现在也算是公众人物,被看到在这里挖时间胶囊确实不大好。

“废久你还不快点过来挖在那里点什么鬼头?!”

“啊?哦!来了!”

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和小胜的相处模式依然没怎么变化呢?好事吗?

可能绿谷出久自己都没注意到吧,当爆豪胜己叫他过去的时候,他的嘴角不自主地向上扬起了。

“废久,挖到了,过来拆。”

“哎,这么快。”

本来还以为会挖很久才在深夜就跑来了,结果意外地还没耗多长时间。

“废久,你的。”爆豪胜己在绿谷出久刚过来的时候就拿出了一封信递给了他。

绿谷出久接了过来,打开信纸才发现自己以前用歪歪扭扭的笔迹写着各种幼稚的话语,其中还混杂着不少的罗马注音,但对未来的憧憬满溢纸上。

        “给二十年后的我:
        “现在的我应该已经成为了一个伟大的英雄了吧!就像欧尔麦特那样的! ”

嗯,打勾。

       “我的个性一定很厉害,就像欧尔麦特那样的!可以帮助很多很多的人!”

嗯,打勾。

       “好想和欧尔麦特见一次面啊。”

嗯嗯,打勾!

       “小胜和大家也应该成为很棒的英雄了吧?毕竟小胜那么强!”

嗯嗯,打勾。

       “我和小胜还是朋友吧?”

嗯,打勾?

       “现在的小胜就好帅气呢,个性那么强大,做事也有气势,二十年后一定会更加帅气的吧。”

嗯嗯,打勾。看来当时只有四岁的我还是很有眼力的。

       “不知道小胜会是怎么样的呢?”
       “小胜会写些什么呢?”
       “小胜一定超级厉害的吧!希望我能和小胜一起当英雄呢。”
       ……
       “希望我能和小胜一直在一起!”

嗯嗯嗯???怎么越看到后面越不对呢???为什么明明是写给二十年后的自己的信,到了后面却全在说小胜了啊???

明明是在寒冬,绿谷出久却感觉自己的脸上覆了一层薄薄的冷汗。现在他的心里就一个感叹:幸好!幸好!今天先来把自己的信拿出来了!被人看到这个绝对会出事的!!!

小胜呢?应该没有往这边看吧……?

绿谷出久红着脸小心翼翼地往爆豪胜己的方向瞟了一眼,结果发现那边也正以想当难看的脸色盯着手里的信,紧攥的手似乎正极力压制着爆破掉手里的信的冲动。

注意到绿谷出久的视线了,爆豪胜己用仍是铁青着的脸望向了他,尽力平稳地说:“干嘛盯着我看废久!”

“啊,没什么……”

可能是被寒冷麻痹掉了紧张和害怕,也可能是刚刚还在心中念着的人突然带着点燃他整个世界的光出现在他面前的缘故吧,绿谷出久突然不知哪里来了勇气,对着爆豪胜己突然没头没脑地来了这么一句:“小胜啊……”

“啊?”

“我……好像喜欢你哎。”

“好像?”

听到意料之外的话,爆豪胜己挑了挑眉,迅速反问着。

“唔……”绿谷出久思考了一下,“小胜,我……喜欢你……”

虽然时间胶囊上并未显示着这样未来的可能性,但过去预想的未来始终都是想象的产物,现在拥有的时刻才是相对于当日真正的未来。但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绿谷出久始终都喜欢着爆豪胜己。不知是何时开始产生了质的变化,又或者是在最初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这样的结局,经历了二十年的变化,该显露的终究还是藏不住;虽然走上了不一样的英雄之路,想传达的心意终究还是未曾改变。

不过,当这样没头没脑地对应该已经与自己相厌良久了而且还经常性喜欢炸他的幼驯染告白时,在发生什么会危及人身安全的意外情况之前果然还是先跑最好吧?!

绿谷出久刚说完,把手里的信往衣兜里一揣,用起个性就开始往山下狂奔。

“?!喂!废久你这家伙他妈跑什么?!”

爆豪胜己也被绿谷出久这意料之外的行动惊到了,立刻将手背到身后点燃了手中的硝化甘油追赶起了绿谷出久。

“废久你他妈给我停下!”

“不行!现在绝对不行!”

绿谷出久现在看到在自己身后狂追不止的橙色身影才重拾了害怕的感觉。

他刚刚到底说了些什么?!为什么突然就给小胜告白了?!是前几天执行任务的时候不小心中了敌人的个性吗?

“废久你到底跑什么?!老子又不会杀了你!”

爆豪胜己看着绿谷出久非但不停下,还有加速的趋势不由得火从心起。他还什么都没说好吧?!这家伙跑得怎么比兔子还快?!

“但是小胜你不是一直讨厌我吗?!”绿谷出久也憋不住了,大声地回着。

爆豪胜己心中一团怒火突然就被堵在了胸口。确实,他之前那些行为确实像是相当讨厌他的人才做得出来的,但是他后来已经好了很多了好吧?!谁知道这家伙居然还这么怕?!

但是爆脾气是他的本性,他脾气好都对不起他这姓氏,不由吼了回去:“老子讨厌你还他妈拼死拼活提前完成那么多工作飞回来等你过来挖那什么破古董胶囊?!”

“哎?”

绿谷出久愣了。

刚刚小胜说什么?小胜的意思是他是为了自己才提前回来的?

……他幻听了吧???

绿谷出久不由停下了刚刚还在以极高的频率交替着的步伐,差点还因为急刹车太快跌倒,愣愣地问道:“小、小胜,为什么?”

“哈?”爆豪胜己差点因为绿谷出久的急刹撞上去,没好气地回了一句:“老子说老子答应你的告白了!不满就给老子憋着!”

“小、小胜?”绿谷出久再次得到了确认,有些难以置信。他的幼驯染居然答应了他那种根本没任何逻辑的告白?
此情此景实在是太过令人难以置信,以至于绿谷出久突然感觉眼前一阵模糊,眼眶里似乎有什么液体在不停打转。

爆豪胜己其实现在心里很矛盾,比他之前几次对自己闲下来时想废久的频率居然是最高的这一事实感到内心挣扎而去各地出差工作认清自我的时候还要矛盾:突然被对方告白还突然被对方躲还哭了,这种混蛋的体验真是让他想炸树子,低声骂了一句:“哭屁啊,老子都答应你了还哭。”

“但、但是……”绿谷出久憋不住从自己发达的泪腺中不断冒出的眼泪了。他是真的真的没有想到小胜居然会答应自己的告白。

“喂废久,我说了这句之后就不准哭了。”爆豪胜己用一点都不温柔的动作抹了一把绿谷出久脸上的眼泪,血色的眸子如今不再充满暴虐,耳尖微不可察地染上了一抹绯红,不容拒绝地说着,“废久,跟老子交往吧。”

语罢,爆豪胜己就丝毫不带怜惜地啃了一口被震惊到连眼泪都忘了流的绿谷出久的唇。

白色的细碎花瓣依然在空中乱飘着,只是在亲吻着两人脸颊的时候带来的温差似乎升高了不少。

问世间最难得为何物?

应是时光荏苒,历经几次辗转,却最终发现初心仍在,情如初。

-------------------------------------------------------------------------------------
小剧场一个:

好奇的绿谷出久:“对了,所以小胜你到底在信上写了什么啊?”

脸色铁青的爆豪胜己咬了一口绿谷出久:“谁他妈会告诉你啊,闭嘴。”

又害羞又有点委屈的绿谷出久:“哦,好吧……”

废话,他妈的他要是告诉废久他的信上最后一句写的是这成天就知道小胜小胜地叫的废物将来的人生就让他来保护好了他还想不想再混下去了?!

*头一次在lof上发文,文笔贫乏,但依然希望你能喜欢♡

评论(15)

热度(61)